默克尔困局中坚持欧洲多元化 或继续连任总理

2015-12-20 11:36 来源:理财讯综合

  夏文辉(国际问题学者)

  危机往往不期而至,默克尔这样老辣的政客也不能幸免。在9月初毅然决定向外来移民打开国门,她知道那可能会成为德国和她本人的政治负担,但是震惊世界的法国遇袭事件将负担直接催化为危机,支持率连续下跌,执政联盟严重分裂,德国基民盟党代会前夕,难民政策横亘在前,党内盟友说,已经到了掉头的最后时机,否则基民盟和默克尔都会在民意中“沉没”。

  最终,默克尔表示,她想要“大幅减少”进入德国的难民人数。这表明默克尔对其开放性难民政策采取了妥协。有,在默克尔表态现场,人们大声鼓掌,一些人甚至流下了热泪。

  默克尔此刻心境想必十分复杂。政治是坚决与妥协的艺术,但在政权和生命之间,边境的开放无论坚决还是妥协,都那么艰难,这是执政十年来,屡经磨难的默克尔少有的牵扯情感的一次挑战。

  德国曾是二战的灾地,曾经生活在另外一个制度的默克尔对动荡、分离、苦难亲历亲感,她所在的这个国家几十年来也以深切的负疚感怀古察今。所以,当默克尔几乎是一意孤行地决定对主要来自叙利亚的几十万难民开放边境,原本的构想是这会是一次性的人道主义援助行为,但却发展成为常态,并且事态发展已经超出了默克尔的预期和掌控能力,尤其在法国发生恐怖袭击之后。

  这算不算一次政治失误?对人们普遍认为当下欧洲政坛城府最深的女人而言,这在默克尔是少见的。因为自2005年11月22日默克尔在德国联邦议院宣誓就任德国总理以来,世人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的直白、强硬、严肃的脸色和冷峻的眼神。当反对者过去十年喋喋不休地说默克尔没有历史性建树、没有体现基民盟党性时,人们发现很多棘手的问题比如最低工资、扩建幼儿园、取消义务兵役制、退出使用核能等等,默克尔所实施的大量政策尽管最初都带有社民党和绿党色彩,当他们更赢得国民的支持,而当基民盟和默克尔声誉日隆之时,反对党社民党只像是影子般的存在。

  在国际和外交事务上,默克尔的直率和耿直是出了名的,她几乎敢于对任何领导人表达自己的立场,然而人们发现,当她直白地批评俄罗斯总统普京时,她依然是非常少有的可以直接同普京打交道的欧美国家领导人之一,她还是史上访华次数最多的德国领导人,而这不妨碍她同中方开诚布公地表达想法,她和华盛顿保持着若即若离的交往,但这不影响白宫重视柏林在国际事务上的立场,她受邀访问日本,多次表示“总结过去是和解的前提”,展现出对历史的坦诚心态。

  至于欧洲,我们只要看看媒体在默克尔执政十周年时给予她的称谓:西班牙《国家报》称她为“欧洲的无冕之王”,德国之声电台称其为“像一个女王”,《英国经济学人》认为她是“鹤立鸡群的欧洲领导人”,法国《费加罗报》的标题:《默克尔是大战略家、小战术家》,尽管带着很酸的语气,但不得不承认她必将载入德国乃至欧洲史册。详读其文,《费加罗报》拒绝将默克尔认作大战略家,是认为她“缺乏远见卓识”,比如2003年1月,在她还是德国反对派领导人时,她就拒绝对美国新保守主义势力入侵伊拉克的行动提出批评。2011年3月,当政权在她手里已经十分稳固时,她仍然在联合国安理会拒绝就利比亚问题表态。2008年秋天,源自美国的金融危机似乎令她不知所措。对法国媒体这样评价,估计德国人不会接受,首先法国人在这些事情上并没有做得更好,另外默克尔这样做,目的就一个:德国人的利益。

  为了德国利益,面对希腊债务危机,她一次次死不松口,执意对这个国内生产总值仅占欧元区2%的国家进行惩戒,但总在最后一刻黏合欧洲找到出路,避免一体化的破裂;作为德国人的总理,她曾向公民承诺,德国将以强大的姿态走出一场史上罕见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从过去几年德国一枝独秀的经济数据和就业率来看,她似乎兑现了承诺。在国际上,她像一个顽固的看家婆,以德国国家利益最坚决的捍卫者形象出现。不论在八国集团峰会还是欧盟峰会上,她都传递着一种决心,那就是德国纳税人的钱在她手里将十分安全。她长期居高不下的支持率表明,这个女人的作风符合德国人渴望稳定、寻求方向的心理需求。她做事中规中矩,打扮中规中矩,说话中规中矩,而这恰恰是德国人需要的民族性格,但这不能证明她是没有情趣的女人,看看她在足球看台上种种“失态”,就知道这个人内心有着怎样一个“小火炉”。在难民问题上,她未尝不清楚一句话“让他们进来”会引发多大争议,但那恰恰显出一个政客难得的情怀,而且历史最终会告诉世人,这个女人在困局中坚持欧洲多元化价值的努力。

  如今,人们又开始谈论默克尔第四任期的可能性了,对于德国年轻人,除了“安格拉·默克尔”,他们脑子里想不起其他领导人;对于德国政党,即便最大反对党社会党也明白,相对几年前,他们现在依然几乎找不到发起反攻的位置和方向;对欧洲领导人,他们绝对不喜欢这个强硬的女人,但他们清楚,在复杂、敏感、艰巨的难民、恐袭和经济萧条的挑战面前,从默克尔2005年上台至今,德国和欧洲找不到可以取代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