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智库:央行不能只保汇率不保人民币国际化

2016-01-18 05:24 来源:理财讯综合

  1月11日开始,央行对离岸人民币市场进行了持续干预,离岸人民币周一触及6.7078的日内低点后,24小时内强力拉升逾1000点。除了通过中资银行卖出美元,中国央行近期还严控境内人民币流向境外市场套利。前线干预抽水,后方堵截来水,这种干预行动不仅抹平了离岸人民币与在岸市场的价差,也让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推高了离岸人民币的拆借利率。12日香港人民币隔夜银行间拆借利率飙升至66.8%,创有数据以来纪录最高位。

  毫无疑问,央行“断水断电”干预离岸市场、避免人民币流向海外的做法,是要短期牺牲流动性换取汇率稳定,并显示打击境外做空势力的决心。这从中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主任韩俊周一在纽约的讲话也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他称做空人民币将会失败,对于人民币将大幅贬值的判断是荒谬的,因为决策者决心确保汇率稳定。但央行的干预行动,也招来了部分市场人士的批评,认为人民币刚刚纳入SDR就想着干预市场。

  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央行现在处于两难之间,在兼顾汇率稳定与人民币国际化的平衡时遇到了困难。短期内,人民币国际化不是央行主要考虑的问题,避免汇率过分超调和人民币加剧流失以及重新掌握人民币定价权,才是央行主要的考量。部分官方媒体和人士的表态,清晰的表明了这一点。

  新华社旗下媒体1月13日发表的评论,可以说反映了央行干预离岸市场背后的一个主要动机,就是要夺回人民币定价控制权。该文指出,人民币汇率定价权已经在“新汇改”后落入了离岸市场之手,加大了我国影响人民币汇率的难度,这绝不是好事——就算这个离岸市场在我国香港也是这样。尽管从长远来看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要更多地市场化,但这一过程必须平稳而可控。文章表示,人民币定价权不可旁落,为了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决定权需要留在我国在岸市场手中,并为此采取相应对策重夺定价权。

  文章给出的对策建议与央行的实际行动不谋而合。一是控制离岸市场的人民币供给,在必要的时候紧缩离岸市场的人民币银根。在海外人民币被用作冲击我国汇率稳定工具的时候,我国更应做出应对。二是需要改变调控汇率的策略,主动引领而非被动迎合市场预期。文章作者认为,央行虽有能力稳定人民币汇率,但有能力是一回事,把这能力发挥出来则是另外一回事。“811新汇改”之后人民银行向外发送的信号不够清晰。市场猜不透人民银行要做什么,担心人民银行心中的汇率底线会一降再降。文章说,调控汇率引导预期最为关键,要托住人民币汇率,关键不在于人民银行花了多少外储来买入人民币,而在于市场相信人民银行敢花多少外储。“狭路相逢勇者胜”,人民银行应当主动出击,至少阶段性地带动人民币汇率升值,方能有效打消市场中的贬值预期,在岸市场才能至少重新夺回一部分人民币定价权,为我国经济和金融发展营造一个稳定的汇率环境。

  央行强烈干预香港离岸汇率的另一个主要动机,则是对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可能带来的汇率超调和人民币加速外流的深度担忧。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日前表示,在经常项目顺差、直接投资净流入规模这么大的情况下,还出现外汇储备持续减少、人民币贬值,这与市场预期有很大关系。是人民币的单边贬值预期,造成集中“挤兑”外汇储备。中国是一个顺差大国、一个储备大国,目前汇率一浮动就跌得比较厉害的情况是不正常的,反映了预期管理的问题。他强调,管理市场预期并不是让大家只有一个预期。实际上单边预期是危险的,恰恰是要尽力避免。他以俄罗斯卢布2014年卢布大贬为例说明在恐慌情绪下,市场一定不是均衡汇率,一定容易形成超调的价格。在目前形势下,国内存在使人民币汇率往超调方向去的可能性。

  管涛表示,对于目前一边倒的贬值预期,一种应对做法是,让市场汇率在价值规律的作用下自己调回来;另一种做法是,政府加以适当引导包括干预,分化预期,避免汇率过分的超调。考虑到国内市场主体的金融专业知识较弱、风险控制能力不足,当尽量争取第二种结果。他认为,唯有破解单边市场预期,外汇市场才可能避免出现最坏的情形。此外,在岸汇率(CNY)和香港离岸汇率(CNH)的价差扩大后,CNH变成了一个影子价,差价越大,CNY的贬值预期就越强,加剧了在岸市场的贬值预期。所以收敛境内外的汇率差价,同市场预期管理是一个范畴内的事情,也应与深化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通盘考虑。

  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为短期内缓解人民币贬值速度、确保资本账户稳定,央行的这种应急式反应有其必要性,是可以理解的。但人民币短期内出现快速、大幅调整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做空人民币的境外炒家也不会就此罢手。各个离岸市场的人民币清算行和我国金融机构,可能会跟随香港的做法将人民银行的意图传递到对应离岸市场中,降低离岸市场给人民币汇率稳定带来的压力。但这样的做法毕竟是短视的,成本也是高昂的,还可能抵消之前为培育离岸市场发展所做的努力。更重要的是,人民币国际化作为中国的顶层战略,应该成为我们制定包括汇率政策在内的各种金融政策时的最根本出发点之一,不宜因为短期原因而停滞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我们还是应该把更多精力和资源投入到培养中长期应对的见识和能力以及相关政策的研究制定中去。

  我们还认为,就算是一个成熟的自由市场即如美国,也重视其行为与市场的互动关系,知道要透过各种方法掌握和管控市场预期,让市场逐步消化未来政策走向,减少市场因政策改变而出现急剧波动。比如美联储会聪明地透过各种口风、渠道,调控市场对利率变化的预期,从而掌握主动,调控市场预期,减少市场折腾。而这方面恰恰是央行的弱点之一,给了投机者可乘之机。监管部门需要强化与市场的有效沟通,才有可能做好对市场预期的管控,增强政府的信誉,打好今后可能到来的货币攻防战。

  央行在香港离岸市场强烈干预人民币汇率的举措,意味着短期内央行的重点是保汇率,而不是保人民币国际化。从长远看,这种做法对人民币国际化不利,中国仍需将主要精力和资源投入到中长期应对汇率问题的见识和能力中去,并要着力改善与市场的沟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