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湖渔夫:石油美元本位制在风雨中飘摇

2016-01-19 13:37 来源:理财讯综合

  石油美元本位制是过去几十年来美国资本支配全球市场和经济的重要规则体系和体制。这种体制的形成,既是全球市场中资本力量平衡稳定的标志,也是资本势力集团之间的相对稳定的利益安排与结构的体现。随着美国资本对世界石油市场的控制能力相对下降和其他国家资本势力集团越来越多地在世界石油市场攻城略地,石油美元本位制的利益结构基础也就逐渐嬗变和坍塌。对此进行观察和思考就是本文的任务。

  欧佩克组织和石油美元贸易体制

  在市场中,人或者社会组织及其占有的商品与货币,构成资本的本体,也就是商人和企业。市场是由商品交易关系或者借贷关系构成的,资本是市场的主体,资本循环构成市场运行的动力,市场因此成为商品交易关系或者借贷关系的网络。垄断在市场中是交易关系或者一种社会联系的集合,它包含众多的相向选择和交易关系,是由诸多的关系合成的一种市场联合体或者机制;就区域市场或者某个商品市场而言,是一种稳定的社会关系结构。具有垄断地位的资本或者其联合体,构成市场的主导资本。主导资本是通过低买高卖完成投机或者资本循环过程的,主导资本一方面将市场中的绝大多数主体作为自己的市场对手,另一方面,通过市场联系或者关系途径传递信息,并且迫使它的对手按照自己的意志或者报价进行交易和借贷。

  欧佩克组织在成立的初期,定期公布从沙特从拉斯塔努拉角出口的API度为34度的轻油价格作为原油官价,由此成为石油出口与销售的国际性卡特尔垄断组织,同时也成为美国资本觊觎的对象。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美国借助以色列的军事胜利,迫使沙特秘密签约,沙特的石油和美元结算挂钩,因此以沙特为突破口,迫使欧佩克成员国的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建立石油美元本位制。美国因此不仅控制全球大部分的石油生产和出口,而且通过石油的美元结算,开始操纵世界油价。而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的沙特,一方面被美国的“条约保护”,另一方面,以色列作为石油美元的看守者,刺刀顶在沙特身上。

  欧佩克组织这个石油出口与销售的国际性卡特尔垄断组织是高级的国际垄断联合体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或者环节。我们知道,美国的华尔街资本或者大财团联合体控制了美国市场和政府,这些大财团联合体好比美国的“股东会”。美国参众两院不过是美国的“董事会”,美国政府是类似于美国这家大公司的“经理班子”。根据美国和沙特的条约,沙特以自身的石油与美元挂钩(定价和结算)换取美国的军事保护,从而美国资本和沙特王室的资本开始联合捆绑,并且将这种军事威胁加市场利益捆绑形式复制到其他欧佩克组织成员国身上,进而完成美国资本与欧佩克组织成员国垄断资本的联合,形成一个超级跨国垄断组织。国家条约反而成为跨国超级垄断组织的内部组织与控制的形式或者方式。

  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的石油期货市场,是被美国资本主导和控制的,欧佩克成员国资本只是这个市场参与者或者从属资本。美国资本通过对不同到期日的期货合约市场进驻,应投机获利的需要,既作为买方又作为卖方,利用在这个期货市场具有垄断地位,对来自全球的市场参与者进行信息释放和制定市场交易规则,通过杠杆交易(保证金交易)的形式,将这个市场组织和运行起来;不仅在与市场对手的交易过程中给石油定价,而且对作为市场对手的其他资本进行绞杀而获取投机利润。

  美国资本通过这个跨国超级垄断组织对全球绝大部分石油生产与销售的控制,纽约石油期货的美元价格成为全球石油价格的基准。以美元定价和结算的石油期货和现货市场是一个相互关联的体系,不同的石油产品以相应的品质分级、折价与升贴水和美国的德克萨斯中质原油相互折算,从而以此形成遍及全世界的石油供应和交易体系。全球众多的不同的买卖双方跟踪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的石油期货价格确定各自的交易价格。全球性的石油交易市场网络因此形成。

  欧佩克组织成员国的石油出口企业,构成期现货市场的天然空头,而石油消费国的企业成为市场的天然多头,它们不得不接受纽约期货价格作为中心或者基准。在这个超级跨国垄断组织内部,美国资本和这些成员国的垄断资本之间、这些成员国的垄断资本相互之间既存在利益的一致性,比如如今的美国和海合会国家;又存在相互的利益冲突,比如如今的美国和伊拉克、伊朗之间、沙特和伊朗之间。

  在人们的日常观念中,因为对垄断的理解不是以市场关系为基础的,对石油美元本位制的理解往往局限于货币与石油的单纯商品货币关系的层面,而不是站在资本循环与及其利益安排的层面;对于石油美元体制中国家、企业之间的彼此交织的各种利益关系和制度安排的认识也就相当模糊。

  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能源危机或者冲击,从表面上看似乎起于一些前殖民地国家对油田的国有化,从而通过将石油销售价格提升以维护这些国家的利益。但是欧佩克组织国家的石油提价却是以获得国际石油市场的垄断地位为前提的。欧佩克组织国家凭借自身的垄断地位所生成的利益,也就引起了以美国资本为主导的西方国家资本的觊觎,极力将欧佩克体制纳入美国资本主导的全球体制,从而巩固美国资本主导的市场体系全球化。

  石油是工业的血液。“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整个世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如是说。通过石油美元本位制,美国资本不仅从世界石油贸易中获得利益,而且因为控制油价升降和石油生产、贸易流向实现对工业化国家利益的控制与调节。欧佩克组织的石油和美元挂钩成为石油美元本位制的关键。正是因为美国资本操纵着这个跨国石油的超级垄断组织,使得中国、欧洲和俄国的经济具有翘翘板效应;也就是石油的美元价格提升并处于高价,对中国和欧洲的石油消费国家具有提高经济体系运行成本的后果,客观上对中国和欧洲国家经济具有遏制甚至打击作用,而对于俄国而言,则能够增加这个国家的石油出口收入和改善经济状况;如果石油的美元价格下降并处于低价,对石油消费国和生产国的作用相反。

  欧佩克组织走向崩解

  既然美国资本通过石油美元本位制从全球攫取财富和利益,同时在全球市场体系的背景下改变和调节不同国家的财富与利益分配,是通过美国资本主导的跨国石油的超级垄断组织运作而实现的;那么这个超级垄断组织的内部稳定性和它在世界石油贸易中的实际地位和支配能力,就成为石油美元体制稳定和发挥效能的关键。欧佩克组织这个跨国超级垄断组织的内部稳定性,依赖于这个组织内部等各个国家实体和企业之间的利益一致性的存续,也就是在这个跨国石油产业链中,他们各自作为利益主体从世界市场生产和贸易中获得的利益是否让他们接受和满意,从而达成一种彼此之间可接受的利益平衡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