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修毅:美股风暴及其应对

2016-01-19 13:41 来源:理财讯综合

  新一轮全球经济金融风暴就要来了,风暴的最大发源地仍是2008年危机爆发地,一直号称领先复苏而被全世界膜拜的美国,风暴中心正是美国股市。

  又是美国,是巧合吗,当然不是,因为危机后这几年,美--------国经济的最大病根――举国透支花钱模式不但没有任何改变,而且进一步增加了天量债务,埋下了更大的地雷,08年危机后的天量印钞刺激只是吹起了更大泡泡,短暂掩盖问题和拖延时间而已。

  近期A股连续下跌被当作全球市场动荡的罪魁祸首,但其实全球股市后面真正的麻烦在于美股。A股从去年高点至今已大幅跌近一半,幅度远超欧美股市,但其对经济的冲击以及对全球的影响还不能以“风暴”二字形容,原因主要在于,一是我们国家是生产多消费少的经济结构,股市财富负效应对消费对经济的冲击还相对有限;二是A股大涨大跌速度太快,财富效应对消费的毒品刺激才刚展开就结束了;三是我国股市仍相对封闭,外溢作用仍然不大。而作为全球老大美国股市崩盘可就不一样了,首先美国是透支消费国,股市财富效应对消费对经济起着关键性作用;其次美股维持在高位很长时间了,财富效应对消费的毒品刺激已经相当充分了;再次,美国股市辐射全球金融市场,影响力远非A股可以比拟。美股一旦崩盘,透支王美国靠印钞和借钱支撑的花架子经济将原形毕露,那么不断炒作的美国复苏终被证明又是美梦一场。其实大宗商品的持续下跌早就充分说明了经济状况,但美联储官员们仍在故作镇定。

  之前多次预警的美股崩盘即将拉开序幕。美股经过一年多的筑顶,构造了非常典型的圆弧顶形态,新年至今已跌至关键位置,即将破位。截止目前,美股的跌幅在全球重要股指当中仍算最小的,一大原因在于美国国内以及近两年疯狂涌入美元资产的全球羊群投资者,仍大部分沉浸在被反复炒作的“美国领先复苏”的良好氛围当中,在其它国家股市以及大宗商品持续下跌时,他们仍在观望犹疑当中,被不断灌输的“美国经济良好”的思维要扭转需要更多的时间,但最后经济恶化的趋势终会让他们清醒过来,另外,当前美股的保证金借贷(杠杆)亦处在历史高位水平,因此,千万别被之前美股的相对温柔给迷惑住,它定会凶悍地“后发制人”。如果从时间先后的角度,很容易将后面美股崩盘归咎于中国等新兴市场把它拉下水,但其实那只不过是羊群投资者们因为对“美国复苏”的深度迷信而导致的滞后反应。后面的相互推责在本质上也是透支享受者和生产供养者之间相互归咎的问题,但其实透支者和供养者都有问题,因为一个巴掌拍不响,正所谓“一个愿打愿挨”。

  美股崩盘引领新一轮全球危机时,美元会如经济学家所言成为避险货币吗?不会,相反美元会跟着重挫,成为最大的风险货币,原因在于之前有大量的美元杠杆投机多头,其看多的心理预期就是美国领先复苏以及持续加息,而美股暴跌会迅速扭转这种预期,从而引发美元多头踩踏。

  因此,您到时会看到美股和美元同时重挫的景象。

  美股暴跌后,美国下一轮大印钞(QE4)的讨论将正式拉开序幕,而降息乃至负利率更是随时可用,至于预期美元持续加息者当然可以洗洗睡了。

  新一轮危机时,全球经济会像2008年后那样在天量刺激下迅速反弹吗?不会,俗话说事不过三,像美国三轮QE印钞都“治”不好经济,大家会渐渐明白QE就是大剂量毒品,也就不会再迷信乃至主动大量奉送毒品。光吸毒不治疗就只是混吃等死而已,因此全球要摆正吸毒和治疗之间的关系,世间并不存在无痛苦的特效药,全球现在最需要的是“治疗式衰退”而不是吸毒式增长。

  应对后面全球经济危机的最大原则是,在能够承受的最大痛苦限度内,以最小的吸毒剂量缓冲,快速地化解错配产能,进而纠偏扭曲经济结构。所谓的最大痛苦限度,其底线是做好危机的社会保障救济,不让一个失业者饿肚子睡天桥。缓冲所用的剂量越小,经济虽然越痛苦,但是纠偏的速度也会越快。在此过程中,小到企业大到国家间的债务重组不可避免。

  错配产能化解过程中,有三个重要事项:

  1、最需要政府的是保障和服务,最应该避免的是管制和干预。

  这里我们必须重提上世纪美国的“罗斯福新政”,以免重蹈覆辙,这是被凯恩斯主义者津津乐道的“成功”案例,我并非诋毁人们敬仰的罗斯福总统,他为二战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他在三十年代经济危机的应对实际上是个巨大错误,他在危机后强力干预工农业生产以及价格水平(如:干预各行业生产规模以维持价格,限制工资调整,通过补贴鼓励农民减产以维持价格),通过大量公共工程投资来刺激经济等等,所有这些干预措施导致了错配产能的清算异常的缓慢,阻碍了资源重新配置,阻碍了私人投资使得有效生产迟迟得不到恢复,失业率自然一直维持高位降不下来,终把危机拖成更加旷日持久的大萧条。在危机应对上,强力地管制和干预、一味地刺激将是个大灾难,若模仿此政,经济必将陷入持久的大萧条。

  2、为减少过程中对有效产能的阶段性冲击,高效的股权转让是重中之重。

  举个例子:三群人的经济,甲群人造房子,乙生产手机,丙生产鞋,假定造房子是错配产能,超出了真实需求,则甲的企业很难避免关闭命运,而手机和鞋的产量在甲有支付能力时并没有过剩,现在因为甲退出造房没钱挣了,减少了对手机和鞋的需求量,这时乙丙的有效产能就会受冲击。但是比如甲成功地转换到提供游乐园服务项目,就又有了收入和购买力,可是乙财力弱可能撑不过甲需求下降的过渡期而倒闭,从而造成资源的浪费。另外,甲或丙也可能用积累资金买下乙的企业,而财力弱的乙转去创新生产智能厨具跟他们交换。不管哪种情形,要想减少对乙、丙有效产能的冲击避免企业解体,高效的股权转让是关键,为此,应建设高效完善的全国性非标股权转让平台(交易各类非上市公司股权),清理股权转让过程中的一切障碍。另外,国民也应大致知道哪些存在错配产能,哪些是有效产能,这有两个重要作用,一是可以加快错配产能的资源重新配置,避免企业因看不清形势而盲目坚守,从而拖延重新配置的效率,进而更长时间地冲击有效产能;二是有效产能企业也更清楚自己的产品是市场真正需要的,不会因阶段性的冲击而没信心地关闭它。你比如说,跟房地产和基建相关的产能,就有很多属于错配产能,尽快地转移重新配置才是上策,而很多生活消费品,则大部分是有效产能,只要政府应对得当,就能够最快地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