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东政策转变的尺度和空间

2016-01-19 13:42 来源:理财讯综合

  安邦咨询研究团队认为,中东亟需和平稳定和经济恢复、发展,中国加强与中东地区的经济合作、更加积极主动参与中东事务,迎合了中东和平与发展的需要。但也应看到,中东民族教派冲突积重难返,在未来几年恐怕仍将深陷多层次的民族和宗教纷争。中东各国间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中国的“西进中东”不可能不引起其他大国的疑虑和防范。这意味着,中国的积极姿态能取得多少积极结果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这一观点值得关注。

  1月19日至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沙特阿拉伯、埃及和伊朗展开国事访问,成为2016年中国外交工作的开局之作。

  中东地区一直是国际关注的热点地区,而中国和中东地区利益上更是越来越密不可分,考虑到能源需求、投融资市场开放、安全利益以及“一带一路”战略规划,中东地区的地位都越发重要,正在成为中国“大周边外交”的重点所在。因此,习近平此次出访有着特别的意义。

  此次出访的三个国家,都是中东地区地缘位置最重要、综合国力最强的几个国家,在中东政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也历来是中东地缘政策中的关键角色。沙特是中东地区最大的逊尼派国家,是伊斯兰教圣地所在,并拥有中东最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军事实力。埃及从地缘政治角度讲,既是亚、非之间的陆地交通要冲,也是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海上航线的捷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还是中东大国、阿拉伯大国、非洲大国、地中海大国、伊斯兰大国,对周边地区有重要的影响力。而伊朗是中东地区最大的什叶派国家,在解决中东问题上发挥着独特作用。它拥有中东地区最完备的工业基础和将近9000万人口,年轻劳动力众多,市场潜力巨大。可以说,这三个国家是中国进入中东的支点国家,与它们改善并发展关系无疑将增强中国在国际政治中的影响力。

  从已经透露的出访安排来看,与上述三国加强经济合作和经贸关系是习近平此行的一项重要内容。预计围绕共建一带一路和能源合作、产能合作,中国与三国将在经贸、投融资、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将达成一系列重要成果。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习近平此次出访可能在国际上引发一种关注:中国是否开始显著调整其中东政策?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预计将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参与中东事务,并在稳定该地区局势、缓解主要国家间矛盾方面发挥作用。在这背后,可能有着中国多方面的战略考量。

  首先,目前中东局势非常严峻,政治秩序濒于崩溃。以ISIS为代表的恐怖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肆虐该地区,叙利亚内战的负面影响更是外溢到欧洲和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在伊朗核协议开始执行、国际社会即将解除对伊朗经济制裁之际,沙特、伊朗又出现了外交风波。国际社会特别是中东国家,此前曾多次呼吁中国应在国际体系中承担与其经济和地缘政治分量相称的更为重要的角色,应更多参与中东事务。以往,中国基于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对中东事务基本采取旁观态度。而习近平此次出访,客观上回应了国际呼声,显示中国作为大国不会缺席。预计习近平将就中东局势的和平稳定进一步提出中国主张、中国方案,并将面向地区国家提出一系列合作举措。

  其次,阿拉伯世界是“一带一路”的结合点,是“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关键所在,中阿经贸合作对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大战略意义。1月13日,中国政府刚刚发布了《中国对阿拉伯国家政策文件》,这是中国政府制订的首份对阿拉伯国家政策文件,明确了中阿战略合作关系的定位。该文件将共建“一带一路”列为首要合作重点,构建以能源合作为主轴,以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投资便利化为两翼,以核能、航天卫星、新能源三大高新领域为突破口的“1+2+3”合作格局,成为今后中阿经贸关系的顶层设计和全面规划蓝图。

  应该说,这个规划也顺应了中东各国的客观需要。阿拉伯国家经济结构普遍单一,经济发展与转型的任务艰巨,特别是中东剧变以来面临着许多艰难而紧迫的挑战,急需加快工业化、现代化步伐,提升经济增长质量,为日益增长的人口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减少失业和贫困。当前中东地区经济发展呈现出超越能源领域的多元化发展态势,中国与中东国家在能源、贸易、投资、金融、高科技等多个领域均具有合作价值,合作空间很大。此次出访的沙特、埃及和伊朗三国,作为“一带一路”路线上的重要国家,对中国来说无疑有着不可替代的战略重要性。

  第三,中东地区事关中国的石油战略安全。中国60%的石油来自进口,其中大多数来自中东。尽管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不减,节能减排的需求也日益突出。但长期来看,中国对石油的需求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仍将继续增加,可能很快就会成为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和消费国,中国迫切需要进一步稳定在中东的石油供给源。在这方面,沙特、埃及和伊朗三国的配合不可或缺。

  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中东亟需和平稳定和经济恢复、发展,中国加强与中东地区的经济合作、更加积极主动参与中东事务,迎合了中东和平与发展的需要。但也应看到,中东民族教派冲突积重难返,在未来几年恐怕仍将深陷多层次的民族和宗教纷争。中东各国间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中国的“西进中东”不可能不引起其他大国的疑虑和防范。这意味着,中国的积极姿态能取得多少积极结果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同时,在深入了解中东并参与中东事务方面,中国与美欧和俄罗斯相比还缺少经验、策略、知识准备和人才准备,可以说处于刚开始摸索的阶段。中国最擅长的策略还是经济与金融合作,以经济和金融资源开道,在动荡的中东地区发挥自己的作用。短期之内,做好经济合作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习近平此次出访的中东三国是中国进入中东的支点国家,对中国参与中东具有重要作用。此次访问意味着中国的中东政策有可能出现某种调整,中国预计将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中东事务。但鉴于中东事务的复杂性和中国自身能力,中国短期内在中东仍将以经贸投资合作为主,不宜将获得“制度性的话语权”作为短期目标。(FT中文网)

  (注:安邦咨询公司是中国内地一家独立智库机构,专注于财经与公共政策研究。本文只代表该机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