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尔激光神秘股东精准入股 创始人蹊跷退出

2019-04-15 17:02 来源:互联网

  武汉帝尔激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尔激光)首发上市申请获批。但公司产品结构单一、股权争议可能涉及利益输送等问题都让其上市充满了争议。

  “乌龙”高管疑似设立关联公司

  资料显示,帝尔激光主营业务为精密激光加工解决方案的设计及其配套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5年12月在新三板挂牌。

  挂牌新三板期间,帝尔激光曾发生一起“乌龙”分红案。2015年,由于财务总监的工作失误,公司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10元人民币现金,共计派发现金股息人民币1538.5万元。而公司股改基准日2015年7月31日起形成的可供分配金额仅为355.55万元,因此公司2015年年度利润分配形成超额分配,共计多分配了1182.95万元。由于这一低级错误,帝尔激光的内控制度以及管理层专业胜任能力能受到严重质疑。

  信息显示,造成这一失误的帝尔激光财务总监名叫刘志波,他同时兼任公司董事会秘书。知情人称,除了任职帝尔激光,刘志波还注册成立了武汉麦菲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司大股东李燕是其妻子,但日常运营都是刘志波在打理。该公司2015年成立,2017年注销。作为关联企业,招股说明书应该披露武汉麦菲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但记者查遍了帝尔激光招股书也没能找到关于该公司的介绍。记者试图联系董秘刘志波,但截至目前公司方面并没有回复。

  神秘股东突击入股

  帝尔激光上市将为股东创造又一财富盛宴,而公司申报IPO前,两位神秘股东精准参股投资收益将高达600%以上。

  招股书显示,2017年5月,公司进行增资扩股,自然人彭新波、朱双全、徐秀珠以每股24元人民币认购120万股,共融得资金2800万元,用以补充流动资金。在此次增资的一个月后,帝尔激光便向证监会正式申报了其IPO申请。

  朱双全与徐秀珠对于帝尔激光而言,则是两张全新的面孔。其中朱双全认购33万股,徐秀珠认购20万股,分别耗资792万和480万,这部分股权在随后通过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后,在2017年9月则分别变更为98.67万股和59.8万股。

  2017年5月,显然是帝尔激光最佳的入股时期。除了其即将在当年6月申报IPO外,2017年帝尔激光的业绩在经过2016年铺垫后,正迎来爆发期,其2016年归母净利润为3020万元,至2017年则达到了6712.7万元,同比增长122.3%。

  若按照其2016年总股本1538.5万股计算,其2016年每股收益约为1.96元,那么前述朱双全、徐秀珠等人入股的市盈率则在12倍左右。但随着2017年业绩的爆发,这一入股市盈率相对于摊薄后的2017年市盈率则仅不到6倍。

  帝尔激光顺利上市,按照其2018年归母净利润1.65亿,其发行后总股本6612.5万股计算,其每股收益约为2.5元。若以IPO发行价监管红线23倍市盈率计算,其此次发行价则约在57.5元/股。

  这也就意味着,仅以帝尔激光发行价计算,朱双全在一年多前认购的这33万股,市值便将达到5673万,而徐秀珠持股的市值也将达3438.5万,账面收益达616%。

  创始人股东退出,新设公司与发行人同址办公

  与神秘股东精准入股不同的是,帝尔激光还有一位创始股东叫张桂琴,她在公司启动上市前选择退出。2015年,张桂琴将所持5.63%的股份转让给其弟弟张国栋以及另一自然人彭新波。知情人透露,张桂琴在多家与帝尔激光同业竞争的公司任高管,张桂琴转让股份是为帝尔激光上市开道。

  工商资料显示,张桂琴2000年起就职于江苏林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现任江苏林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销售经理。除此之外,张桂琴还是合肥恒科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宿州金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亳州市谯城区华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肥东县永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肥西绿辉光伏科技工程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的监事。帝尔激光目前产品主要集中于光伏行业太阳能(行情000591,诊股)电池,而上述公司同属光伏行业

  另外,张桂琴还是武汉奥统电气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武汉奥统电气成立于2004年,公司位于武汉东湖开发区华师园二路5号武汉高科国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光存储园三号厂房。有意思的是,这一厂址也是帝尔激光的办公地址。上述厂房的所有权人为武汉高科国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由于武汉高科国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牵扯到一桩诉讼中,上述厂房还曾被法院查封。

帝尔激光神秘股东精准入股 创始人蹊跷退出

帝尔激光神秘股东精准入股 创始人蹊跷退出

  同一厂房,帝尔激光和武汉奥统电气同时使用,而张桂琴又曾是帝尔激光的创始人股东,这不禁让人联想两家公司是否是隐形关联企业?帝尔激光的人员、办公场地又是否独立?对此,本报也将进一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