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人民如何对待“次文化”

2016-01-11 03:24 来源:中国历史网

先得弄清楚一个概念,何为“次文化”?大概其相对主流文化而言的。无疑,那些被大众认可、传播度高、政府用以教化民众的文化形式,都是主流文化。反之,在小众里传播、具有一定私密性、未必健康却没什么害处的文化现象,可称为“次文化”,如看成 人 片和XX小说、同性恋、人妖、性变态、耽美的腐女现象等等,都属其列。

唐朝人民如何对待“次文化”

有一种规律不可忽视,文化越发达,社会越开放,“次文化”的派生速度就越快、接受的人群就越多。中国历史上,唐宋两朝是中华文明的巅峰时期,宋代由于儒学的二次复兴,在文化的禁锢上比唐代多了一些条条框框,因此,“次文化”的孕育土壤不如唐代(女子裹脚除外,金莲文化是典型的“次文化”)。

1、唐代有哪些“次文化”

首先是读书人爱去青楼妓院流连,失意苦闷的时候要去,金榜题名高兴的时候更要去,来了朋友办招待要去,漂泊异乡投宿也要去,这德行如同今天爱喝酒的人似的,上瘾了。这方面的专著很多,基本符合史实,有兴趣的朋友可去搜了看。知识界历来代表社会主流,这不假,但封建时代,有条件读书的,毕竟是少数人,广大的老百姓未必认可读书人以妓院为家的行为,把这列为“次文化”,算是客气的。

其次表现在夫妻生活方面。唐人认为,夫妻之间的事儿,是最自然不过的原生态,虽有一定的私密性,不像原始社会那么的无所顾忌--除通过两性生活获得“欲仙欲死”的快乐来繁衍人口外,还深信做爱可使五谷丰登,于不少地方进行野合,甚至还流行妇女在田地分娩的风俗,但唐人过夫妻生活,并不要求侍女回避,夫妻做完后还要侍女侍候清洗与换衣,特讲性卫生,且认为很正常。

荷兰学者高罗佩在考证《秘戏图考》时曾说:“古代房中书籍,不蒂不涉放荡,抑亦符合卫生,且无暴露之狂、诡异之行。故中国房室之私,初无用隐匿,而可谓中华文明荣誉也。”符合卫生,无用隐匿,这两条结合在一起,大概说的就是唐代。总之,夫妻做爱爱,让侍女围观,这情形肯定不雅,难算主流。

第三表现在淫靡变态方面,权贵阶层对于女奴的性虐待、同性恋、淫具与自慰、对人体排泄秽物的癖好、以及男人由女子陪伴如厕的习俗,等等,都属于“次文化”。

2、唐人如何对待“次文化”

区别于汉魏两晋以及宋代的是,唐人对“次文化”的态度更为谨慎委婉许多,荒淫程度上不似前者那么嚣张和疯狂,打压力度上也不似后者那么视为洪水猛兽。这方面,统治者身体力行,譬如武则天公开选面首,唐玄宗与安禄山共同欣赏贵妃酥胸,许多公主不嫁人,而去道观偷男人等等,都相对缓解了“次文化”生存的压力。

另外,唐代文化的多元化趋势,也使得“次文化”的流行有了更多寄生的土壤。大唐首都长安,是当时世界的中心,来自欧洲、西域诸国、东瀛、高丽的各种文化形式的大碰撞,为“次文化”的流行提供了养分,也为人们的宽容提供了借口。

说白了,任何时代产生的“次文化”,都应该是唯美、浪漫文化的一个分支,而与自然宗教正统相排斥。大诗人李白身上的“次文化”因子就不少,都应该是唯美、浪漫文化的一个分支,而与自然宗教正统相排斥。大诗人李白身上的“次文化”因子就不少,如果杜甫身上也有“次文化”,那是无法想象的。同样的例子在宋代也能找到,柳永、秦观等人就是“次文化”的传播者,你让欧阳修去看春宫图,老夫子打死他也不干。

时至今日,世界的多元化潮流已经不可阻挡,我们有理由学习唐人的做法,包括小物种的出现和聚集,对某些已经流行开来“次文化”,简单地压制和鼓吹,都是不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