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版:宋朝短信(19)

2017-01-12 01:56 来源:互联网

181,宋朝假冒伪劣也成风。北宋时开封的新郑门、西水门和万胜门,水产事业非常发达,每天数千担鱼运来。《清波杂志》记载,淮南的虾米用席裹入京,保鲜水平不够,到京都已枯黑6无味小贩用粪便浸一宿,早晨用水洗去,就红润如新,再卖给顾客。


182,宋朝有首流行歌曲:“浙右华亭,物价廉平,一道会买个三升……这一瓶约迭三斤。君还不信,把秤来称,有一斤酒,一斤水,一斤瓶。”华亭就是现在的上海,这首曲子唱的就是上海的酒一贯纸币能买三斤,其实光瓶子就重一斤,掺的水又有一斤。


183,宋朝商业服务业发达,有专门为人上门承办酒席、宴请的机构,号称“四司六局”,分工特别细。帐设司掌管各种陈设,茶酒司掌管茶汤、热酒,安排座次,迎送等,厨司掌管烹饪,台盘司掌管杯盏碗碟的传送之类。果子局、蜜煎局和菜蔬局负责三种食品的供送,油烛局、香药局和排办局负责灯烛、香料以及事后打扫。现在的海底捞送餐,服务也比不上那时。


184,如今的广东广西南部,宋朝时称桂州,属于不很开化的地方。那里的人有个风俗,产妇如果生了男孩,全体亲友都会赶来……吃胎盘。史书中记载要“净濯细切,五味煎调之。召至亲者合宴,置酒而啖。”要是没给哪位亲友吃,一般都会引起家庭纠纷的。


185,古时候紫色染料难以获得,价格昂贵,因此能穿紫色的都非官即贵,所谓“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就是这个意思。宋真宗喜欢讲排场,全社会都掀起了一股奢侈风,一度全社会都流行穿紫色衣服,还互相攀比,你紫我更紫,以至于到后来颜色都深到黝色,快跟最不值钱的黑色差不多了。


186,宋朝士大夫流行蓄养姬妾,有一类姬妾是租的,跟现在的包养情人差不多,要签合同的——谁谁谁,跟谁谁谁几年,为此谁谁谁要付谁谁谁的家人多少多少钱。合同期满,就要把人退回去。


187,太宗真宗年间有个叫潘阆的诗人,是个逗比。端拱年间,文学家柳开途经扬州,做为朋友的潘阆陪他入住馆驿。见一堂门窗严闭,十分诡秘,问小吏,小吏说:“这间房闹鬼,已经有十多年没人住了。”柳开装B,说自己胆气能镇鬼神,非要住,潘阆立刻心生一计。当夜,潘阆涂黑身体,披散头发,打扮了一番爬到梁上,一声巨吼。柳开吓得心胆皆碎,说:“神仙~我只是路过。”潘阆又把柳开平时干过的坏事一一道来,厉声道:“阴府派我来捉拿你。”柳开当场拜倒吓尿。潘阆没忍住,大笑出声,明白被耍了的柳开气急败坏,从此和潘阆友尽。


188,太宗年间潘阆犯事,得知官府要来捉拿他,来不及跑远,忙跑到邻居家,说:“禁兵正在追我,我要是在你这儿被抓,我死了,就我一个人。你们窝藏罪犯,就不是死一个,而是死一家,这可是要株连九族的。你们看着办吧!是把我送去交官还是藏起来,你们选择。”邻居瞠目结舌,无奈只能将他藏匿于壁。捕者无获,就到别处寻找去了。


189,寇准小时候基本是个不良少年,不爱学习,只喜欢飞鹰走狗,呼啸街头。他妈被他气得要命,有一次火气上来,一个秤砣丢过去,一下把他脚打出血来。这一下就把他给打老实了,从此“折节从学”,由不良少年变身天才儿童,最终走上仕途。他母亲死后,他经常想起母亲的教诲,会抚摸着脚上的伤口痛哭思母。


190,寇准从小到大没过过苦日子,生活极度奢华。他当官生涯中,几乎夜夜开party,喝大酒,每次异地任职,搬走后的府衙里,过去夜晚燃烧蜡烛剩下的烛泪都堆积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