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祭日 | 警钟长鸣:南京之后无南京!

2017-01-12 01:57 来源:互联网

南京之后无南京,后退一步是家园。


或许是历史和人生的巧合,南京保卫战和之后发生的南京大屠杀里许多重大历史事件都与我现在所生活学习的学校校园有关。虽然现在是这样古朴平静,可在那段血与火的日子里,却是无数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南京,一个中国近代史中背负太多记忆的城市,依然用流经她身边的那条大江去静静述说那些不能被抹去的人和事。


耻辱的死,还是决绝的生


1937年的南京,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耻辱的存在。这不仅仅是因为那场大屠杀的存在。事实上,在世界战争史中被敌人围攻的孤城战例有不少,而城破后被屠城,但还是坚持与入侵者殊死抵抗到底的亦不是少数。


据记载,公元70年4月,罗马大军围攻耶路撒冷城。为保卫这座圣城,起义军民英勇战斗,作出巨大牺牲。罗马人竭尽全力始得破城,接着便对犹太人进行残酷镇压,被钉在十字架上处死的起义者不计其数,被卖为奴者达7万之众。据说整个犹太战争中起义人民死难者达110万,耶路撒冷古城横遭蹂躏。但是,起义军的反抗斗争仍未中断,即使在公元73年最后一座堡垒马萨达要塞陷落之后的数十年间,犹太人的起义仍不时发生。


历史给予犹太人的评价是——悲壮!


但南京的陷落,则有些无奈。按公认的史学划分,南京保卫战从南京外围周边地区攻防开始算,自11月19日开始,到12月13日城破,满打满算,整个战役只持续了二十五天。特别是到了12月12日日军攻占中山门,仅仅一天就控制了南京大部分城区(有少量的国军据点仍在坚持抵抗)。


公祭日 | 警钟长鸣:南京之后无南京!



据日军记载,城破之后,在南京城郊的幕府山中的近万名中国散兵,几乎没有抵抗就被日军缴械。而随之发生的大屠杀中,那样多的中国青壮年,大多数就如同绵羊一样被拉出去宰杀。在下关、在鱼雷营,被排着队屠杀的,也有曾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这种集体性的麻木让我们难以理解。为何之前还在淞沪战场上与日军精锐部队殊死搏杀近三个月的中国军人却如同丢掉魂了一样,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与意志。


败得越惨,伤的越深


如果不理解南京保卫战的前后形势与现实,就无法理解南京保卫战的兵败如山倒。在军史上,南京保卫战实际是和淞沪会战紧紧相连的一战,在南京未能守住阵地的官兵,有近70%是属于从上海匆忙撤退下来的残军,其余则是临时补充的壮丁。


公祭日 | 警钟长鸣:南京之后无南京!



这些部队大多在淞沪战场上已经经过了三个月的血战,早已经精疲力尽,成了惊弓之鸟。在淞沪会战的战场上的中国守军,于11月9日开始撤退。11月19日,日本上海派遣军不顾日本政府预先划定的作战区域,擅自扩大了对华战争规模,开始向南京进军。所以,从淞沪战场上撤退下来的中国军队,根本来不及喘息,南京保卫战就开始了。


1937年的淞沪会战是中日两军主力在抗战前期最大的一次硬碰硬的大血战。淞沪会战中中方先后出动军队70万,日方出动军队25万。而且当时国民政府的主力黄埔系各部队几乎全部参战,而结果是不必隐讳的。淞沪会战的失败,已经预示了南京保卫战的结局——以疲惫惊恐的残军,根本不可能守住南京。而南京的悲剧也就此开始。


后退一步是家园


但渐渐地我意识到,南京是抗战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或者说是中国人对于这场战争心态的转折点。在南京保卫战以前,双方的战斗是单纯的胜负之战。而在南京以后,特别是南京发生的暴行,让中国军民认识到,这场战争不但不可能在短期结束,而且是中国的生死之战!中华文明几千年的历史或被终结的战争!这是真正的国战,连投降都不可能。战败了不仅是割地赔款,而是亡国灭种。傀儡的满洲国太遥远,血腥的南京才真正让中国腹地的人们感受到了灭国的危险和痛苦。


公祭日 | 警钟长鸣:南京之后无南京!



如同南京保卫战之后中国军民的抵抗从低谷渐渐回升,前期败退中的中国军队,也重新恢复了战斗的意志——那已经不是想在短期内战胜日军的意志,而是依靠中国人的坚韧,维护这个国家生存的意志。或许在南京之前的淞沪会战时中日军队之间的对抗还能比作为一支现代军队与一支准现代军队的战斗的话,那南京之后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的每一次战斗都是一支现代军队与一支近于中世纪的军队的力量悬殊的对抗。


也正是南京保卫战,让中国的抗日战略真正转向了以空间换时间的持久战。在正面战场上,中国军队的主力,除了在西南重建的中央军以外,更多的是穿着短裤的粤军、用土造步枪的川军、身背大刀的西北军......就是这些由各地开来的杂牌军,在中国大陆漫长的战线上死死地拖住了看似无比强大的日军的脚步。无数中国军民用自己的血与肉与日本侵略者的钢铁机器进行殊死搏杀。我们中国人面对强敌时,有的只有对于胜利的信念,有的只有对自己脚下土地的热爱。因为,他们知道,后退一步便是家园。


南京之后再无南京


1937年12月,比往年相比是格外的寒冷。墨色的南京城城墙之上,只剩下无尽的绝望与杀戮;1943年11月,在孤城常德的残垣断壁上,有八千名铁骨铮铮的汉子,还有坚定的目光与信念;1945年08月,在山城重庆的朝天门之下,无数中国人相拥在一起,用热泪来庆祝抗战的胜利。


公祭日 | 警钟长鸣:南京之后无南京!



而这一切,中国从1937年南京算起,已经等待了八年的时光。而从1931年的沈阳算起,中国人民已经苦苦期盼了十四年。


“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它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致于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愿与诸弟共勉之。”对日枣宜会战中英勇牺牲的张自忠将军留下的遗言依然在我耳边回响。


走过南京,中国人终于明白,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了拼死一战,我们别无选择。因为后退一步就是家园。这就是生死之战的含义。这就是南京留给我们最珍贵的历史价值。


南京之后再无南京。


因为,后退一步便是家园。


城之上,国运有殇。


正此时,警钟长鸣。

 

2016年12月10日于南京挹江门


作者:南京政治学院学员 周文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