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雨下的天使:《血战钢锯岭》观后

2017-01-12 02:22 来源:互联网

今年(2016)年底的时候,院线像是疯了一样拼命安排各种好片,影迷像疯狗一样拼命追逐各种影片。在一个月时间里密集安排了那么多影片,任由它们去争抢排片、观众、票房,看起来和养蛊没有多少区别。截止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血战钢锯岭》取代了《你的名字》,成为了新一轮的蛊王。


《血战钢锯岭》讲述的故事发生在1945年的冲绳岛,美军第十集团军集结了8个师发动登陆战,准备攻克冲绳之后,以冲绳为基地进攻日本帝国本土。这次战役极为惨烈,日军有超过10万人的伤亡,美军则达到了8万,另外有10万冲绳居民死于战争或在日军逼迫下自杀。其中,美军第十集团军司令官巴克纳中将在冲绳造炮击身亡,日军第三十二集团军司令官牛岛满中将战败切腹自杀。


美军将这次战役称之为Typhoon of Steel,钢铁台风。日军将这次战役称之为鉄の雨,铁雨。冲绳战役是不折不扣的钢铁风暴,在风暴之下摧折的是凡人的血肉,收割的是双方士兵的生命。《血战钢锯岭》讲述的就是在这钢铁风暴之中冒着铁雨抢救回75名战友的戴斯蒙德·道斯,美国陆军第77步兵师第307团1营B连2排的医务兵。而他之所以成为传奇的原因是:


出于自己的宗教信仰,道斯拒绝杀戮,不愿意持有任何武器,赤手空拳走上火线,独自一人在一夜之间拯救了75位袍泽的性命。在冲绳岛铺天盖地的铁雨之下,他就像是一个毫无防护的天使。在交战双方忙于收割对方生命的时候,他在拯救生命。因此,他成为美国二战期间唯一一个在战场上一枪不发,但是获得美国最高荣誉---国会荣誉勋章的战士。


《血战钢锯岭》的导演是梅尔·吉普森,曾经因为出演《勇敢的心》而为世人所熟知。2006年,在酒后驾车受到警察盘查时,吉普森发表了针对犹太人的不当言论。经过媒体曝光之后,他遭到了好莱坞所有犹太社团的抗议。因此,从2006年开始,梅尔·吉普森被犹太势力强大的好莱坞所封杀,长达9年时间没有任何人愿意投资他执导任何电影。《血战钢锯岭》的构思始于2004年,但是一直到了去年吉普森才艰难地自行募集了5500万美金,得以将这段冲绳战役往事拍成电影。


梅尔·吉普森生于1956年1月3日,今年60岁。


《血战钢锯岭》为中国观众带来了一个相当陌生的主题:一个人应该如何坚守他的个人信仰?戴斯蒙德·道斯作为虔敬的基督教徒,按照他教派的要求不允许杀戮,也不允许持有杀人武器,甚至要求坚持星期六作为安息日,不能从事任何工作。这样一个人,置身于以杀戮为任务的军队里,面对太平洋战役中最惨烈的冲绳岛战役,目睹自己的同袍死在身边,或者在血泊中挣扎哀嚎,他应该如何坚守自己的信仰?


戴斯蒙德·道斯竟然做到了。他对信仰的坚持看似对现实格格不入,让步才是唯一合理的选择。在响应征召,为国家服务和遵循信仰,服从诫命之间几乎不存在任何妥协的希望,放弃一方是必然的选择。但是,他凭借着信仰的力量,竟然使得周围的世界为之让步。军队不得不接受他拒绝持枪的要求,连日军的子弹似乎也在试图躲避他。他一枪不发,没有杀死哪怕一个敌人,却赢得了所有战友的敬意。不单是对他个人的敬意,而且是对他信仰的敬意---


历史史实和电影中的景象完全一致,当戴斯蒙德·道斯的军队在星期六再次发起反攻时,连队只剩下他一个医疗兵,这天是安息日。此时,他已经救完75名战友,但士兵们强烈希望他能陪伴自己一起上战场。在指挥官的恳求下,道斯没有坚持安息日休息的宗教规定,只是请求上阵之前允许他为军队祈祷10分钟。为此,整个营推迟进攻10分钟,连同配合作战的海军同样在静默中等了他10分钟。为了他这个人,也为了这个人的信仰。


我都开始有点相信木杖可以分开红海了。


《血战钢锯岭》对战争的表现极为残酷,以至于中国内地院线主动贴出告示,要求12岁以下儿童谢绝观赏。为了达到逼真的战争效果,梅尔·吉普森和他的团队启用了全新的烟火技术,可以让地面埋设的爆点在距离演员极近切的情况下起爆,但又不会造成任何人身伤害。因此,电影中所有的爆炸场面都极度真实,爆点就在演员的身边,没有任何距离感。


在冲绳战役中,日军龟缩在岛屿南侧的山地,依据地形构筑了大量碉堡和地道,修建了大量永久和半永久工事。当美军轰炸和炮击开始的时候,就放弃地表阵地,转入地下坑道。一旦美军大举进攻,日军就利用地道迂回到美军侧翼和身后进行攻击,因此给美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在冲绳战役,美军每前进一米,都要付出数十条人命作为代价。


电影用镜头极为忠实地表达了这种残酷。无论是炸断的双腿,还是裸露的肠子,又或者是极为突兀的头部中弹,电影里战争的血腥残酷程度超过了此前任何一部战争电影。也正是在《血战钢锯岭》里,我第一次看到子弹贯穿人体的特效镜头:子弹从身体一侧入射,在另外一头穿出时带走碗口大的一块皮肉,因为血还没有立即流出,伤口是一种惨白的颜色。


强烈建议整天在网上喊打喊杀的键盘侠仔细观摩一下这部影片,建立起对战争的正确认知,以及对生命的正确认知。


对于中国观众而言,《血战钢锯岭》也带来了一丝意味难明的感受。例如,我个人突然对中日战争中数千万的中国军民死伤有了一种释然的感觉。此前无论是看《地雷战》、《地道战》,还是这些年的手撕鬼子抗战剧,都给我带来一种极为强烈的屈辱感:为什么日本侵略军如此低能、弱智、搞笑,我们却死伤了数千万人?能被低能、弱智、搞笑的日本军队杀死那么多人,那么中国人又是什么水平?又得低能、弱智、搞笑到什么程度?


在《血战钢锯岭》里,当我看到用钢铁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军队面对日本帝国军队的时候,同样血肉横飞,同样死伤累累,我突然明白了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队在装备、训练远远不如美军、日军的情况下,付出多大的努力,和多么惨痛的代价。对日军强大战力的描述,对苦战残酷程度的描述,降低了我对美国军队的评价了吗?没有。敌人越是强大,英雄也就越是伟大。把敌人描写成为一支挖”粑粑雷“的军队,即便碾压性地战胜了他们,又有什么荣誉可以言说呢?


因为敌人足够强大,因为敌人足够勇敢,所以我方将士的牺牲才是有意义的。尊重历史,尊重敌人,本质上就是尊重自己,这个道理其实并不难懂。反过来说,手撕鬼子其实是在侮辱抗日战争中失去生命的英灵,把他们的付出和牺牲在娱乐中彻底虚无化。


可以这么说,《血战钢锯岭》也是一部拍给中国人看的抗日战争片。


冲绳战役中最令人唏嘘感慨的是:双方陆军的指挥官都死于战场。美军巴克纳中将死于炮击,日军牛岛满中将战败自杀。冲绳战役是人间地狱那样的战场,同为人类的双方士兵如同野兽一般彼此厮杀,暴雨如注的季节里,满身都是含水、血浆、泥泞、尸液,在绝望和恐惧之中寻找一线生机。戴斯蒙德·道斯就是这地狱里的一道光,他超越了敌我,也超越了生死,他是电影里唯一让人见证人性的存在,也是让观众对人类尚存希望的原因。


所有幸存的战友都对戴斯蒙德·道斯表示,自己之前看错了他。是啊,当天使在人群中隐藏行迹的时候,谁又认得他呢?唯有铁雨降下,天使展开洁白光明的羽翼,人们才会知道能够和这样的人同行,是一种怎样的幸运。自己曾经以为的怯懦,其中蕴藏了多么大的勇气。


2016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1周年。


题图摄影:美国随军摄影师Joe Rosenthal,拍摄于1945年2月23日,六名美军在硫磺岛折钵山竖立美国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