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是最大的反革命 毛泽东夸上将,上将妻子仍是反革命

2017-01-12 03:22 来源:互联网

毛泽东夸上将,上将妻子仍是反革命

高级将领夫人中第一个反对江青的走了(三)

毛泽东夸上将,上将妻子仍是反革命


毛泽东夸上将,上将妻子仍是反革命




在范淑琴老人的追悼会后,她的子女提起文化大革命依然不寒而栗。他们并不认为母亲是反江青的英雄,母亲的言论并没有成熟的反抗文革的思想。但是仅仅议论了几句江青(而且说的是事实)就关进监狱数年,而且被逼的精神失常,也说明江青的特权实在太大了,整起人来也太狠了。

范淑琴的几句话进监狱也缘于文化大革命全面展开,工程兵夺权斗争也愈演愈烈。陈士榘的对立面抓住范淑琴的问题大做文章,将范淑琴打成现行反革命,在工程兵机关召开批斗逮捕大会,想借此达到“揪范倒陈”的目的。这个时候的陈士榘已经别无选择,只能从快与范淑琴划清界限,并表态服从对范淑琴的任何处理。

那个时候对陈士榘、范淑琴家人来说真是灾难,他们的三个儿子都在部队,都为范淑琴的“问题”受到株连。小儿子陈人康也因为给中央文革贴标语被关进公安部。他和小妹妹陈小琴看到工程兵大院里到处贴着:“打倒现行反革命范淑琴”“范淑琴恶毒攻击敬爱的江青同志罪该万死”,陈小琴顿时吓哭了。从来在女儿面前都是刚强铁汉的陈士榘也很难过,他对五妹陈力和六妹陈小琴说:“你们的妈妈是现行反革命,你们要和她划清界限,要听毛主席的话,你们不能选择你的母亲,你们可以选择走革命的道路。”

那一晚,陈士榘第一次做开了家庭主妇的工作。他给小女儿洗衣服,而他自己的衣服是警卫员帮他洗的。他给陈小琴边洗边讲:“洗衣服最重要的是领子和袖子,为什么领袖重要呢?”他打上肥皂,用刷子刷了刷,干净后放在鼻子旁闻了闻,然后放在水里投。陈士榘又笨手笨脚地为小女儿做了一顿饭。

好在陈士榘的战友、海军的蔡长风知道了家中的窘困,把陈士榘的小女儿接到他家,等到风头过后又把小女儿送到她叔叔家。那种日子就是这样凄凉可怕,这也正是很多干部恐惧被打倒的原因,不仅自己完蛋,家人也会受尽侮辱。

按说范淑琴的“现行反革命”与普通人家还有所不同,因为陈士榘还在高位,可是已经“不堪重负”了。如果一个平民百姓家里有个地富反坏右(现在看起来这真是一个侮辱群体的非人性称谓),日子简直是人间地狱。

后来家属知道范淑琴在秦城监狱受到了非人的待遇,范淑琴精神受到很大刺激。越批判越审讯,她越是认准了江青就是上海滩的演员。如果是正常人,在这种虐待下早就老实了,可是范淑琴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尤其令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是,这个案件不断在陈士榘和范淑琴之间来回“诈”。陈士榘也受到方方面面的压力, 1969年3月,范淑琴被释放。陈士榘不得不和他分居。而揭发信一次次地给陈士榘带来被动,让陈士榘不得不一次次地向党委甚至中央军委解释。如果这种事情放在今天,可以因无行为能力而不予追究,可是文革中有精神疾患的人非议江青也是大罪。

这一年,陈士榘的境遇发生很大转变。那是毛泽东、林彪一起接见军队干部和战士,毛泽东看见了陈士榘,很亲切地拉住陈士榘的手幽默地说:“如果说党内有山头的话,我和陈士榘是一个山头的,都是井冈山的嘛。”这句话成了陈士榘的免斗牌,自此反陈的浪潮偃旗息鼓。不过,他的妻子范淑琴依然是现行反革命。那个年月都讲究大义灭亲,那也是文革中所有的人要遵循的。

忍无可忍,经党委讨论,给范淑琴定性“翻案、告诬状”,又给范淑琴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但范淑琴不在乎,揭发陈士榘的告状信再一次雪片般地飞向中央和有关部门。

由于毛泽东的信任,这些告状信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林彪事件后陈士榘反而先后成为军委办公会议成员和中央军委顾问,陈士榘不降反升。顽强的范淑琴不肯罢休,还是继续写信告状,而且不是匿名信。

即使这样的状况,陈士榘也没有提出离婚,他看在6个孩子的面子,也由于那个年代的离婚是有很大负面效应的,于是就在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中维持到80年代初。(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