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苏联歌曲 冬日之路 沙皇俄国与前苏联强国之路

2017-01-12 03:41 来源:互联网

沙皇俄国与前苏联强国之路 

      任何大国强国的形成,都有与之相适应的自然地理环境,境内各民族基本认同的山河疆域、文化传统、宗教信仰、风俗民情和和谐相融的民族关系。当然,更离不开社会历史大背景和一定的经济基础,而且还要有一个主干民族作为核心和纽带,来巩固和维系境内各民族的团结和共存共荣。中国如是(汉族为主干,中华文化为精神依托、传统的中央集权),沙皇俄国和前苏联如是(斯拉夫民族、俄罗斯文化和东正教),印度如是(印度斯坦人、印度教、官方印地语),就是移民国家的美国也以英语、雅利安人和加尔文新教为纽带,维系着国家的安宁和稳定。

     但是,国家的版图确是一个变量,随着社会历史大背景的不同,综合国力的大小和民族非凡人物的出现而发生着此长彼消的变化。古代的中国、俄国、近代的美国莫不如此。等待老天赏赐,自然过渡和融合,以形成大国和强国的先例,历史概无有之,那永远只是一种幻想。

     一个足够强大的民族国家在其强国伊始,强大也只是相对于弱小国家和民族而言。她的版图不会超过最初部落联盟和民族融合的范围。只是在不断的开拓进取中,拓边扩土、蚕食并吞,在其民族伟大人物带领下,无往而不胜,才使版图日益扩大,民族日益众多,而形成新的真正意义上的大国强国。研究这样的历史进程,对于小国和弱小民族没有太大的意义;但对于所谓大国,却是一个前车之鉴,会以之为戒、或受益无穷。

      9世纪末,诺曼人留里克受斯拉夫人邀请,来到东欧平原解决其内乱。他率领亲兵东征西讨,以基辅为中心,将分散的斯拉夫部落结成了一个大公国,称"基辅罗斯",自己则登上王公宝座,史称其为留里克王朝。作为最早的俄罗斯国家,罗斯只是一个南自基辅、北到拉多加湖、西从普斯科夫、东到木罗姆的东欧内陆小国。经过五代人的扩张战争,罗斯版图向东扩展到伏尔加河流域,向西扩展到巴尔干半岛;皈依基督教,依附于东罗马传承的希腊东正教旗下,建立了统一的宗教、语言与文学、艺术,形成了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三个民族。但是,后来的自我权力之争,集权的衰微和内部的分裂,大罗斯散落在这块土地上成为大小大公国,终于在十三世纪不敌蒙古人,臣服于金帐汗国。1147年,崛起于伏尔加河中游森林腹心地带的留里克王朝支系弗拉基米尔大公国尤里·多尔戈鲁基大公建莫斯科城,由此被分封为莫斯科大公国。依靠着地处罗斯东北,隐蔽偏安,较少受蒙古金帐汗国侵扰的地理优势和自身的强悍,渐渐吞并周围各公国,并取得了金帐汗国授予的东北部代收税金的权力。伊凡一世就此依靠金钱、蒙古人和教会的支持,击败劲敌特维尔大公国,取得弗拉基米尔大公称号,开始领导罗斯诸侯伊凡三世(1462—1505)继位,纵横于诸国之间,利用各汗国之间的矛盾,逐步兼并其它国家。1478年,停止向金帐汗国缴纳贡赋。1480年,不战而胜内外交困的金帐汗国大汗阿合马。阿合马在内讧中被杀后。蒙古帝国瓦解,伊凡三世就此建立了真正的俄罗斯。

兼并和扩张在继续。罗斯东正教作为俄罗斯国家统一的坚决拥护者,一直是罗斯共同体思想的体现者。1328 年,罗斯主教常驻莫斯科,罗斯东正教会就成为以莫斯科为中心的俄罗斯专制与中央集权制国家的心理和精神支柱。而为摆脱金帐汗国的统治,俄罗斯民族需要集中全部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形成高度的向心力、凝聚力,以与之斗争。在其过程中,学习了来自东方古老文明的政治制度、军事行政组织、纳税服役规定,接受了王权无限的教诲,拥有了建立专制国家的种种手段和武器。到伊凡四世1530 -1584年,即伊凡雷帝,俄罗斯第一位沙皇)时期,在体制的建设起步中,俄罗斯国家开始走向了中央集权。

       和战国时代的秦国从秦孝公用商鞅变法到嬴政统一天下,历时五代之久一样,俄罗斯大国强国地位的确立也从此延续近一百年,到彼得大帝时期((1672─1725)

他于1682年即位为第四代沙皇,1689年掌握实权。作为罗曼诺夫朝仅有的两位"大帝"之一,在位期间对俄国推行政治、经济和军事改革,制定了西方化政策。曾经乔装进入西欧,遍及城市乡村,工厂矿山,高层行政管理系统,完整地学习了西方的国家管理,科学技术的研发和工业化的生产流程。历时一年回国后,在国内改革的同时,加强了中央集权,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海军。向西北,取得涅瓦河出口,战胜瑞典陆军,于沼泽地上建起彼得格勒,夺得并巩固了波罗的海出海权,建立了喀琅施塔得海军基地;向西南,与土耳其战争,威逼克里米亚,一度攻占亚速海,取得了地中海的出海权;向东方,在先辈夺得整个西伯利亚的基础上,进军并占领勘察加半岛、阿留申群岛和北美阿拉斯加。南窥外兴安岭,东进黑龙江流域,与康熙皇帝签订《尼布楚条约》,为取得俄国在太平洋的出海权奠定了基础;由此被认为是俄罗斯最杰出的皇帝

到亚利山大三世(1845-1894年)统治时期,沙皇俄国利用鸦片战争后清廷的腐朽,逼迫清廷签订《中俄瑷珲条约》,先后进占黑龙江流域和乌苏里江东岸,获得整个外兴安岭地区和海参威(符拉迪沃斯托克)、库页岛、千岛群岛,取得了太平洋出海权。并在战胜和吞并乌拉尔山东南的大、中、小三帐哈萨克以后,将边界伸向中国西部。利用鸦片战争、太平天国、回教和捻军内乱,中国中央政府无力他顾之际,以 “西北勘界条约”和“伊犁条约”等九个不平等条约,先后从新疆帕米尔地区割走近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此前还以“恰克图”等条约,割走了中国贝尔加湖以南的安加拉河流域3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至此,沙皇俄国的版图真正形成横跨欧亚大陆的格局,成为世界上土地最为辽阔,雄踞两大洲的大国和强国,并为前苏联的形成做好了版图铺垫。

前苏联在沙皇俄国的基础上形成了众多民族加盟共和国的苏维埃联合。虽然标榜为社会主义,其实是继承了沙皇俄国的衣钵。在国家利益和领土问题上,依然贪婪和反复无常与背信弃义。虽然,苏联在建国初期,遭遇西方列国的干预,东南邓尼金,中部捷克军团和西伯利亚高尔察克集团的干涉进犯。为了标榜自己的正义和无畏,敞露共产主义者的世界情怀,取得世界同情支持,1919725日,列宁为拉拢中国,曾宣布:“凡从前俄罗斯帝国政府时代,在中国满洲以及别处,用侵略的手段而取得的土地,一律放弃。” (《加拉罕第一次对华宣言》)。1920927日又说:“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夺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加拉罕第二次对华宣言》)」

       其实,俄国是和中国签约最多的国家共签有17个条约三百多年来,俄国通过这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去了中国1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40个台湾。如果把俄国耸恿和支持外蒙古独立脱离中国的土地也算在内,俄国割占了中国300万平方公里土地。

“加拉罕条约“实际上线是1896年,并不包括远东和西北地区,对于中东铁路,也是含糊其辞,留有余地。整个条约就是一个文字游戏。到斯大林时代,由于中国革命依赖于苏联支持,斯大林便不再提起废除中俄不平等条约,而我们为了政权的利益,也实际永远放弃了正当的领土诉求。

在这期间,远东地区千岛群岛有一个小小的变化。1905年的日俄战争,战败的俄国除了丢失了远洋来援的波罗的海舰队外,也丢失了旅顺口海军基地和整个辽东半岛,这里成为日本的势力范围。日本并胁迫沙俄将千岛群岛,尤其是所谓北方四岛划归日本。其太平洋舰队出海口,从此掌控在日本人手中。

为了永久地拥有西伯利亚和那里的资源,取得战略优势地位。斯大林不放心外蒙前凸,极易纵向割断中西伯利亚的战略地位。鼓动外蒙革命,从军阀混战的中国独立而出。为永远维持这种战略态势。在雅尔塔会议上,要挟英美,承认苏联对中国远远东地区的永远占有,承认外蒙的永远独立。也就在承诺出兵东北后的那几天,又以闪电战术,进军千岛群岛,夺取日本控制的北方四岛。那里就有日本偷袭珍珠港的联合舰队集结地——择捉岛单冠湾。他控制着整个日本海的战略要冲,也控制着苏联太平洋舰队的出海口。这就是今天,日本休想得到北方四岛的原因。至于前苏联的西部战线,我已在相关文章论及斯大林的战略布局,不再在此饶舌。

如此的版图和疆域,高度集权的专制统治,无尽的资源和工农业潜力,是前苏联成为两个超级大国的根本原因之一。但是,这种靠掠夺、侵略,以阴谋拼凑的大国,假若没有共同的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没有血缘纽带和民族共识。要取得长治久安也难。从靠近西方的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开始,前苏联在官僚腐败,民族离心中分崩离析,终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成为昨日黄花。如同西罗马帝国、亚历山大大帝的马其顿王国,东方的波斯王国和后来的蒙古帝国和其分裂的钦察汗国(金帐汗国、成吉思汗长子术赤)、察哈台汗国(成吉思汗次子)、伊尔汗国(四子拖雷三子旭烈兀)一样,都在一代雄主驾崩以后,后人的奢侈糜烂、无力控制和争权夺利中奔溃。真正从历史长河中延续下来的大国,都是有民族血缘,文化圈、宗教信仰和固有山河以及牢固政权基础维系的国家。包括中国和以人权平等,自由竞争,三权分离,与时俱进的、以神圣宪法维系的法制国家——美利坚合众国。                                     文章来源: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