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姐是老司机

2017-01-12 04:02 来源:互联网

李清照:姐是老司机

中华文华,博大精深,古典诗词更是其中的一块瑰宝。

然而,对古典诗词的理解却向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嗯,还有”淫者见淫“。

比如,白乐天最有名的《琵琶行》”轻拢慢捻抹复挑“,让人遐想不断尚可理解;

苏东坡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竟然也有人能从中品出一些”湿意“;

最可怕的是,忧国忧民的杜甫一句“晓看红湿出,花重锦官城”也有人能够强行开一波车,也是醉了。

当然了,古代虽然没有车,但是真正的老司机却是一抓一大把,比如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单凭一首《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就奠定了霸主之位,无人可以撼动。

至于秦少游、苏东坡、周邦彦、柳永什么的,谁手上没有一两首香艳之作,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

说了这么多,全是男诗人,男词人,于是,有位”词中巾帼“表示:姐不服,姐也是老司机。

这位女司机就是李清照。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婉约词派代表,千古第一才女……书上都是这么介绍的。

但是,和她同时代的学者王灼对她有过这样的评价:

“作长短句,能曲折尽人意,轻巧尖新,闾巷荒淫之语,肆意落笔。自古缙绅之家妇女,未见如此无顾藉也”(《碧鸡漫志》卷二)。

这个评价实在很扯(zheng)淡(que)!

李清照的词的确有点污,但是污得很优雅!

比如这首被王灼认为”闾巷荒淫之语“: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丑奴儿·晚来一阵风兼雨》)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夏天傍晚,一阵风雨,洗尽一天的炎热,正适合与有情人做快乐事,风兼雨也是一语双关。

“理罢笙簧”是指弹琴,男女之间弹琴、听琴向来不单纯,汉朝司马相如用琴声挑逗美女卓文君,“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卓文君怦然心动,跟着司马相如私奔了,这就是“凤求凰”的来历。

所以说,古人弹琴,在同性,是高山流水觅知音;

在异性,基本上就是赤裸裸的求爱了。

“却对菱花淡淡妆。”坐在镜子前轻描黛眉,浅点朱唇,画一个淡淡的妆容,平素的端庄秀丽便成了千娇百媚。

“绛绡缕薄冰肌莹”,绛绡,是红色的绡绢,细腻通透。隔着透明的衣服,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说不出的诱惑,这大概便是南宋版的“情趣睡衣”。

“雪腻酥香”这四字也是非常含蓄,表面上看来是指淡淡的幽香散发出来,其实却是在说“胸”。

古典诗词中“雪胸”、“酥胸”、“香胸”这样的组合实在太多,苏东坡“酥胸斜抱天边月,玉手轻弹水面冰”,温庭筠“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

所以,这里李清照是很含蓄的“荒淫”了一把。

有了前面的铺垫,再脉脉含情、温言软语地对赵明诚说:“亲爱的,今晚的竹席应该很凉快哦!”

没有一个“污”的字眼,却将怀春女子的万千风情展露无遗。

这才叫“污,且优雅。”

李清照:姐是老司机

当然,这首《丑奴儿》太过含蓄。下面这首《浪淘沙》就通俗易懂了许多:

素约小腰身,不奈伤春。

疏梅影下晚妆新,袅袅娉娉何样似?一缕轻云。

歌巧动朱唇,字字娇嗔。

桃花深径一通津, 怅望瑶台清月夜,还送归轮。《浪淘沙·素约小腰身》

“歌巧动朱唇,字字娇嗔”,画面感十足,有声有色。

紧接着一句“桃花深径一通津”,何等绮丽,何等缠绵,何等销魂。

女人可以略输文采,不可稍逊风骚。

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风情万种的女人不是搔首弄姿,而是源于天性本心的流露,含蓄优雅,雍容大气。

这首词最妙的是在结尾却落在“怅望瑶台清月夜,还送归轮”,让人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夜空,孤悬的明月,多了一丝怅然若失的清远意境。

词为艳科,真正的淫词艳曲,韵味就在于欲说还休、若隐若现,却又能让人浮想联翩,倾慕不已。不着一字也能让人感同身受,且意境更加悠远,更能让人品嚼回味。

一旦落入俗套,露骨描摹,即便再精妙,也是等而下之。比如元曲中,动不动就来“纱橱月上,并香肩相勾入房,顾不得鬓乱钗横,红绫被翻波滚浪。花娇难禁蝶蜂狂,和叶连枝付与郎。张君瑞,休要忙,鸳鸯枕上少颠狂。”看上去索然无味。

李清照:姐是老司机


若是一味地追求含蓄,用各种比兴、意象故意堆砌出华丽的词藻,明明是写性,却装得不露一个污字,更是让人作呕。比如明清小说中动不动就是“玉蕊”、“紫箫”、“花心”之类穷酸意淫的描写,着实无趣。

污,且优雅。重点是优雅,而不是污。

李清照是一位老司机,一位优雅的老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