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背后的财团 【岛读】一位封疆大吏背后的财团

2017-01-12 04:31 来源:互联网

“一分钱憋倒英雄汉”,张之洞对此深有体会。他急需一大笔钱,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借到,为此苦恼不已。


张之洞打小聪慧异常,他爹是贵州的一个知府,但是大家都说小张将来肯定超过老张。果然,小张26岁名列殿试第一,当即被分配到翰林院工作。


翰林院是个典型的清水衙门、清闲单位,但年轻的张之洞照样干得热火朝天。他认为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一定有机会实现修齐治平的宏伟理想。曾国藩老前辈当年殿试只是第四十二名,他能成功,我反而不能?而且,要不是两次遇到堂兄张之万任考官,按规定家人必须回避,自己得功名还要早呢。


刚踏上工作岗位那阵子,张之洞苦思冥想写了不少工作建议,上报之前总要先请堂兄把关,也期盼他说个“好”。张之万是过来之人,给老弟泼了一盆冷水:文章确实有见地,不是一般人能写的。但是呢,要想实现远大抱负,必须出任封疆大吏,小京官作为有限。


特朗普背后的财团 【岛读】一位封疆大吏背后的财团



这盆冷水对张之洞一生影响很大,但没有浇灭他的工作积极性。谁知一晃小20年过去了,当年的热血青年已是华发渐生,工作范围始终没出文教部门,总是在翰林院、考官、学政、国子监的岗位晃来晃去。


时间已到十九世纪80年代。两次鸦片战争之后,大清强敌环伺,民不聊生,国运日坠,上下束手无策,迫切需要经国之才。近期朝廷正在酝酿调整干部,正巧,张之洞就国防和外交政策发表的系统意见,第一次引起朝野瞩目,据说慈禧看了以后,先是惊讶,后是连连点头。


看起来主客观条件都已具备,但张之洞早已不是愤青,他知道孔方兄不能不出场,必须求山西票号了。


经朋友牵线,张之洞来到位于前门的平遥会馆,与著名的日升昌票号的老板见面。


日升昌老板:打算借多少?

张之洞:10万两行吗?

日升昌老板:急不急?

张之洞:不急就不来找你了。

日升昌老板:我先看看够不够,3天后回话。


日升昌是山西、也是全国最早的一家票号,是中国现代银行业的“乡下爷爷”。它实力雄厚,信用度高,分号遍及全国各地。10万两相当于今天的2000余万人民币,但在日升昌不是什么大事。老板用了缓兵之计,他有事要做。


在北京营业的山西票号都有一个名册,有投资价值的各级官员情况都在上面,只要名字在册,张口就到账。名字不在册的官员如果借钱,票号就要启动客户调查程序,根据调查结果再做决定。

特朗普背后的财团 【岛读】一位封疆大吏背后的财团



日升昌老板翻了翻小册子,根本没有张之洞的影子。这个后来的晚清四大名臣之一、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辉煌地位的大政治家,当时完全不为人知。


原来,这个姓张的没有任何背景,也看不出有什么政治前途。虽然时作惊人之语,但只是个小小从四品,还是刚提的。岗位职责是为上面讲话发文件找点资料,人家用不用还两说。父子两代做官几十年,老家没添半亩田。总之,如果贷款给这哥们儿,等于拿银子打水漂玩。


于是,日升昌委婉地拒绝了张之洞。


第二天,绝望中的张之洞收到了一封请柬,协同庆票号老板请他赴宴。



协同庆的规模和实力比不了日升昌,一下子很难拿出10万两巨款。但它能在京城站住脚,自有道理。因为大客户早被大票号瓜分,它就锁定小客户,用低低的成本、浓浓的人文关怀,做了生意,赚了感情。


日升昌拒绝张之洞话音未落,协同庆已经启动了应急预案。


在协同庆的花名册上,张之洞在有抱负有潜力缺机会的小官一栏。根据内部消息,最近张之洞行情陡然看涨,不排除是一匹黑马。他的问题在于自视甚高,人脉枯薄,动手又太晚,每个环节都可能有阻滞,所以资金很关键。


他身陷如此困境,在他身上投资,他一定不会忘记。他的工资仅能糊口,家里还养了十几只猫,而养宠物的人一般都重情重义。这单生意的风险是,不能确定馅饼一定砸到他的头上,也就是说,存在血本无归的可能性,这是协同庆无法承受的。


董事会经过一夜磋商,最终做出了一个完美方案。


特朗普背后的财团 【岛读】一位封疆大吏背后的财团



席间,协同庆老板劝酒夹菜,谦恭有加,好像没有别的事。张之洞满腹狐疑,好几回想咨询一下贷款的事,人家总是笑笑说,这是小事,喝酒喝酒。等到酒足饭饱,协同庆老板正色道:


“您的文章韬略人品举世景仰,我们早就想结识您了。您时运不济,憋屈多年,大家都为您鸣不平。国家都这样了,人才该出头了。需要我们搭把手的话,您尽管吩咐。”


张之洞第一次受人如此尊崇和理解,不禁热泪盈盈:“数字太大了,恐怕你们也为难。”


协同庆老板问:“30万两够吗?”


张之洞大惊:“10万两足够了!”


老板又问:“是一次性送给一个人吗?”


张之洞说:“当然不是,需要打点不少人呢。”


老板于是出了个主意:“您这么大官,弄一堆银子回家目标太大,也不安全,不如每次用多少过来拿多少,一直到起效果为止。”


协同庆刚为张之洞支付到3万两,馅饼突然像雨点一样砸向张之洞,也砸向协同庆!


1881年(光绪七年) 7月,慈禧作出了一个清史上罕见的决定:张之洞由翰林院侍讲学士,直升为从二品的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一夜之间连跨四级!年底,张之洞出任山西巡抚。次年到任不久,又不断转任其他重要岗位。又过两年,张之洞荣升两广总督。


张之洞终于实现了封疆梦想,开始在中国历史大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同时他也不忘老朋友。一到广州总督署,他就开始招商引资,让协同庆票号垄断了两广的金融业;辖区内所有上缴中央财粮税款事务,统由协同庆代理。短短几年,协同庆轻松赚进百万,势头直逼日升昌。日升昌则因为看走一回眼,肠子都悔青了。


特朗普背后的财团 【岛读】一位封疆大吏背后的财团




张之洞与协同庆的成功合作,是封建社会官商关系的缩影。


明清两代,晋商掌控全国商业、金融业达五百年之久,天下富人十之六七是晋商,其成功的秘密就在与官场的关系。晋商明着是做生意,功夫却在生意之外。


晋商的第一桶金是朱元璋给的。当时为了防范残元政权,必须加强边防,但是后勤工作跟不上。因为山西与蒙古地区是邻居,朱元璋就与山西商人做了一个交易,只要他们肯给边防军供应粮食,就能拿到食盐的特许经营权。晋商的腰包迅速鼓了起来,接着便杀向了全国。


清朝入关之前,同样面临军事物资短缺问题。晋商哪管什么社会责任,忙着走私,两边游走大发其财,作用相当于清军后勤部长。因此顺治皇帝一到北京,就隆重宴请了8位晋商代表,并将他们列编于内务府,由私企转为国企,特权多多。


当市场经济迅猛发展,客观上呼唤金融资本的时候,晋商的商业分号因为早就遍及全国,便摇身变作网点密布的票号,也就是现代银行性质的金融企业,西方人则干脆把票号叫做Shanxi Bank!


票号的鼎盛期在1900年到1910年,当时全国总共51家票号,有43家是晋商的,动力还是官场。1900年八国联军进京,慈禧狼狈西逃,一路食不果腹的情形,到了山西才改变。晋商准确地预测到政局的发展走向,就像协同庆对待张之洞一样,接风洗尘,热情有加,临走还奉上20万两零花钱


慈禧大悦,辛丑条约签订后,连本带息约十亿两白银的庚子赔款通过晋商票号走账,晋商大发了一回国难财。


特朗普背后的财团 【岛读】一位封疆大吏背后的财团


晋商根在山西,枝繁叶茂在权力最集中的地方。在北京,山西票号和各家会馆的工作重点,是通过无所不至的一条龙服务,培养、结交和套牢权贵。


当各地读书人进京赶考的时候,他们就在贫困而聪慧的考生身上押宝,为他们提供食宿,送点小钱。当考生金榜题名,运作补缺上岗时,他们及时提供贷款。新官要上任了,张之洞那些小官要升大官了,官场上遇到坎儿了,打官司了,无不需要山西票号做中介、出经费。总之,一个个外表光鲜的朝廷命官,始终像牛一样被牵着鼻子走,晋商成了官场腐败的发动机。


所以说,晋商离不开官场只是问题的一面,官场同样离不开晋商。官商共生共荣的结果是孽生各种帮派,对封建政权构成致命威胁。到了晚清,晋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各级官员,甚至能左右政府决策。由于双方关系如胶似漆难分难解,自然形成了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第二政权”、“影子政府”。这对朝廷是真正的噩梦,因为在不知不觉间,政权合法性流失殆尽,权力转移


其实晋商也是受害者,不但活得没有尊严,更要命的是,人家能让你发财,也能让你破财。所以晋商钱再多,也只能拼命置地盖房子,满足于当胡吃海塞的土财主,根本不敢扩大再生产。今天我们到了山西,还能看到不少这个大院、那个大院,原因就在这里。


结论是,如果官和商变成连体婴儿,既会导致官场腐败和政权变异,也阻碍经济社会发展。让权力从市场走开,由市场自行配置资源,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是铲除官场腐败、保证政治安定的治本之策,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


文/习骅 节选自《中国历史的教训》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