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债务上限威胁论已经唬不住华尔街了

2015-12-03 21:17 来源:理财讯综合

  当共和党人首度威胁要以不提高联邦债务上限的方式迫使美国陷入违约时,华尔街真的是颤栗不安。但现在,经过了四年的财政僵局,这种威胁越来越像是虚张声势,市场已不再把它当做一回事。

  路透追踪了短期美国公债收益率、信贷违约互换和市场波动率数据,得出的分析显示,对于美国国会共和党人就债务上限反覆发出的最后通牒,交易商正变得愈发淡漠。

  如果政客们认为触发史无前例的违约几乎不会造成什么市场后果,那么上述状态可能在未来引发麻烦。但一些分析师质疑是否会走到那一步。

  “在2011年经历的濒死体验让我们得出这样的看法,即我们再也不要那样的事情发生。”富国证券的资深分析师Mark Vitner表示,“市场已经不再那么惧怕了。”

  目前看来,经过了五年的争论后,国会里有关债务上限的斗争已经平息下来。这要归功于前众议院议长贝纳(John Boehner)在离职前的数周竭力促成的17个月休战。

  正如贝纳所愿,此事就此平静下来,不会在2016年总统和国会竞选活动期间抬头。但是到2017年3月中旬,也就是新一任美国总统刚刚入驻白宫不久,对立行动可能又会重现。

  的确,一些共和党的财政鹰派人物巴不得再有一次机会,将削减联邦开支作为提高债务上限的条件,并称是贝纳出卖了他们。

  “我们从(贝纳的提议)中得到什么了吗?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得到。我们只是无条件地调高了债务上限,”弗吉尼亚州众议员、自由党团(House Freedom Caucus)成员David Brat称。众议院自由党团是一个以财政边缘政策闻名的共和党强硬右翼派系。

  美国的立法机关必须就联邦政府法定借款上限定期上调进行审批,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几个这样做的国家之一。但是直到最近几年,美国国会基本都是例行公事般草草批准。

  每当共和党对于降低政府开支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时,他们就开始威胁迫使联邦违约,其目的就是为了吓唬政治对手。可实际结果是,民主党从不买账,而市场却怕得要死。

  2011年8月,国会共和党议员要求在10年之内将联邦预算赤字降低4万亿美元,否则就不会投票支持提高债务上限。

  民主党派议员对此则予以拒绝。旨在结束分歧的谈判宣告破裂,美国财政部濒临历史上的首次违约。但两党在最后时刻达成协议,从而避免了违约。紧接着,标准普尔决定首次下调美国的AAA信用评级。

  这段插曲将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波动率指数.VIX推至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该指数还常被称为恐惧指数。

  2013年10月,美国国会两党再次爆发债务上限之争,政府因此停摆了17天,波动率指数表现却比较温和。而一个月前的类似境况甚至可以说没有对该指数产生任何影响。

  美国一个月期国库券收益率(殖利率)走势,也体现了市场影响的递减。该档公债最容易受到短期支付中断的影响。

  近年来,在短期利率实际为零的情况下,该档国库券的收盘收益率以千分之一个百分点为单位。其收益率在2011年的那次事件中攀升到略低于十分之二个百分点。2013年美国政府关门、不确定性当道时,该收益率曾跳涨至三分之一个百分点,但今年10月底的债务上限之争,使该收益率仅上升了十分之一个百分点。

  防范美国政府债务违约的保险成本,其涨幅也在每次再爆发两党分歧时有所减弱,甚至2013年那次也不例外,一年期和五年期信用违约互换(CDS)都是如此。

  金融市场对债务限制的担忧减弱,与此同时,一些共和党人士也愈来愈不愿因为此事而形成僵局,虽然共和党内对于减支的呼声依然很高。

  Brat和其他财政鹰派人士表示,他们预计众议院新任议长莱恩(Paul Ryan)将会更加积极处理债务上限期限,更早开始计划。

  “我对莱恩主掌众院的一大期望就是,我们不会再让这些大限威胁我们,“德州保守派共和党议员Blake Farenthold表示。

  莱恩在10月表决支持一项法案,根据这项法案,如果债务上限不提高,债务还款将作出优先顺序区别,这表明他不认为这种情境是无法想像的。

  民主党批评这是“先向中国付账法案”(Pay China First Act),因为中国持有1.2万亿美元美国公债。白宫威胁将否决这项法案,白宫称,该提议将导致其他债务违约,包括医保和退休军人的款项。